中国互优网首页 | 新闻频道 | 读书频道 | 商城 | 原创频道 | 短篇频道 | 网站论坛 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
出版
收藏好书 发表原创  
 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作家访谈 > 访谈录 > << 返回上一页

知名专栏作家巫昂:爱情路上策划"备胎"事宜
时间:2010-08-25 来源:腾讯读书 
【字号 】  

知名专栏作家巫昂:爱情路上策划

主持人:各位网友,大家下午好!我们今天很高兴的给大家请来了巫昂、巫老师,巫老师给我们带来了这本新书。巫老师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!

巫昂:大家好!非常高兴来到腾讯。

主持人:这本书不知道各位网友有没有看过,基本上是以解答一些爱情的那种问题,是全部都是您做专栏的时候,等于是收集的,等于是出的这样一本书是吧?

巫昂:对。这其实是我开的一个“情感信箱”这种形态的专栏,已经开了两年了。这本书等于是前半截的一个继承。

主持人: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担任“知心姐姐”这样一个角色的?

巫昂:我都不知道自己担任的“知心姐姐”,我做这件事情的时候压根儿没有想过这个称谓,我认为自己不胜任,不是那种性格,也不可能帮助到别人。我在现实生活中不是那种被别人倾诉的类型,很少有朋友找我来倾诉。我基本上不太是这种人,所以我觉得,一开始我跟这个词都搭不上。

主持人:那是因为什么一个契机?

巫昂:开到一半,大概一年左右,《新周刊》做了一篇这样的稿子,然后说新款的“知心姐姐”,可能从那会儿开始,我才突然意识到,我在干这么奇怪的一件事情。

主持人:有很多问题可能不见得跟周围人去谈,可能在某些方面需要有一个倾诉的这样一个途径。

巫昂:我觉得我好想缺乏耐心被倾诉,然后做这件事情很简单,我们每个礼拜只需要花半个小时看,然后回答,我现看,现回答,提前也没有准备。我一直在说,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小的工作,但是因为我回答的方式比较泼辣,很厉害,所以很快,读者就记住了。

主持人:我觉得读者记住您,绝不是因为您的方式泼辣,而是可以点透一些东西,应该有您的观点在里面。

巫昂:我开着开着就发现了自己对这个事好像也上了心了。开始的时候纯属,因为写专栏,我写很多专栏,纯属娱乐,还有觉得好玩,就是看点别人的隐私,窥探一下。因为讲的都是真事,而且现在人除了我认识的做艺术的人之外,他们的生活是什么样的,我想多了解一下。

主持人:您回了这么多读者的来信,您觉得当代人在情感方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

巫昂:我不能说所有人都有问题,其实有些人写信,他纯属把这个信写了,他的很多心情上郁结的东西就会疏解掉,看看我怎么回答的。跟他完全没有关系的人怎么去理解他的事情,然后也会觉得我的回答可能会有一点帮助。但是我不相信真的有用。我相信所有的事情不是靠我来解决的,或者是写一封信就能够解决的,很多人都是死结,要么是离了算了,要么是分手算了。

主持人:他们可能需要借助别人的力量推动,告诉他们做吧!这件事情是对的。

巫昂:他其实是想多给自己找一点借口或者是找一点力量。有的时候就想快点把这个事情了结了,迅速的摆脱掉,但是这个力量可能会不够。因为每个人其实都有自己生活上的一些顾问,特别是女的,一定身边会有一群顾问,出各种各样的主意,其实那些主意多数是没有用的,真正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要去做。自己说,你刚刚那个问题的核心是什么?

主持人:就是说情感方面最大的问题是什么?

巫昂:我认为这个时代,我曾经跟在另外一个访谈里边讲过,我认为我最大的感受是大家都没有什么安全感。不单是情感,就是对整个自己的生活,不相信将来自己会幸福或者是会很安定,会过上好日子。多数人的心态都是这样的,它在情感里面可能会有一个很集中的反映,我不相信我的对方会跟自己过一辈子,离婚好像都是早晚的事,这个挺恐怖的,包括那个工作,我能呆多久,这个房子我能不能一直按揭,有的是两三千块,完全不知道十年以后或者是五年以后,自己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。也不相信这个社会会给自己那么多很平静的东西。这种焦虑在情感上就会得到很大很大的一种表现。我觉得挺惨的,看了很多信,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得到非常好的生活。

主持人:你一般是怎么回复他们?

巫昂:本质上我是很乐观,我觉得他们的悲观到我这儿,我都变成特别乐观,我觉得,我不应该再给他们增加那种愁苦的情绪,他们本来已经过得很惨了,我再添油加醋,你真的很惨,我觉得你很可怜,这样不好。我是给他们另外一个,他好像是一个泡泡,他给自己弄了一个很惨的衣服穿着,愁眉苦脸的,我就想把它打破掉,让他换一种态度去认识自己身上的生活,我就会经常跳出来,我说你放眼看待满世界都是人,你为什么要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一个身上,可能会这样。

主持人:读者来信有没有给您留下印象比较深的?

巫昂:开始还有,我还总结了一下。因为回答的信越来越多,我认为多数的问题都是因为他真的很戏剧化,他才会给我写。很少有读者给我写很平常的,比如说我暗恋某一个人我该怎么办?多数都是激烈到跟前男友怀了一个,这个又发现自己怀了,并不是他的,但是已经结婚了,前男友也结婚了,一看,怎么办呢?这个小孩马上就要生出来了。

主持人:你天天从事这样的工作,会不会觉得社会很复杂,感情很复杂?

巫昂:肯定是很戏剧化的人生,才会自己解决不了。肯定所有的男女问题肯定有很特别的地方,她才会给你写信,你想我跟她隔着有多少层的关系,她为什么要给我写,她肯定是没有任何疏解的方式。

主持人:那您在这些回信里,会不会告诉他们说,你该怎么办?

巫昂:我一般都不。我一般都把她们骂一顿,我觉得把她们骂一顿是最好的,因为很多人并不了解自己有多蠢或者是多不可思议。在这个事情里面这么做,那么做,或者是去纠缠别人,这个人心已经不在她身上了。很多人自己身上有很多毛病,给我写信的三分之二都是女的,女人往往看不到自身的问题,她会抱怨对方,他挣的钱不够多,他家里的事情做得也不够多,我为什么要对他好。我会骂她说,你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,你又不是国色天香,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。他们的第一感觉是很舒服,这个人被抛弃了,所有的人要安抚她说要报复那个人,没有人会做这样的事情,也没有人会让她醒悟到自己其实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主持人:其实不光是女的在抱怨,我看到这本书也有很多男的在诉苦。看您的评价也是,那你何苦呢?要么你就去做,要么不做,何不这么纠缠呢?

巫昂:多数的男的写这种信的性格可能都比较内向。我觉得,那跟女的也没什么区别,所以我一般对男的也不是很客气。

主持人:一般原来是以回信为主,现在可能是新兴的一个行业就是博客出来以后,您觉得在博客和回信这两者有什么样的区别吗?

巫昂:我觉得博客只是增加了别人了解你的一个途径。博客定义上是个人媒体,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一个杂志或者是报纸或者是网站,所以你爱在什么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。至于说这种书信体的专栏,我认为是我的工作。就是说,有的报纸让我干这个事,我才干的。但博客不是这样的,是我自己自愿的。

主持人:会不会有很多网友到博客上倾诉一下?会不会这个互动感会更强一些?

巫昂:有些人会通过我留在博客上的信箱给我写信,我就推荐给报纸的编辑说,也许可以做专栏,然后他再推荐说,你是不是愿意。一般我有一个原则,不回答不能公开的问题。如果你私下里说,因为你认识我或者是怎么样,我觉得,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。那就变成了朋友帮忙,但我跟他又不是朋友。

主持人:我记得几年以前,安顿出了一本《绝对隐私》这样一本书,完全是口述的方式,您怎么看您和他的区别?

巫昂:我大体上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我曾经当过记者,我也知道采访的感觉,我认为,如果面对面,我要问他这些问题的话,我的情绪可能真的会受影响。

主持人:可以整理完情绪再去抒发。

巫昂:我一般写信就不受任何影响了,所以我觉得,我做不了什么心理医生,因为我不愿意整天跟一个负面情绪的人呆在一起,我干吗要选择这样的工作和生活呢。可能学心理学的天生的要干这个,但我可能接受不了,我跟你说,我不是那种喜欢听人家倾诉的性格。我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绝对不是一个“知心姐姐”。

主持人:你的朋友可能说,你有那么多的网友,我有这样的问题,会不会去你家哭诉?

巫昂:没有这样的机会,我家住的太远了。还有一个问题,他们如果在现实生活中跟我聊这个事情,他们会觉得很不舒服,因为没有得到回信的人得到的那种快感。

主持人:可能跟他更熟悉,你也有关系。

巫昂:我也没那个能力去解决她的问题。再一点,你的一个朋友找你来,你好意思把她骂一顿吗?写专栏的时候,那边确实是一个“知心姐姐”的角色,但是在现实生活中,我干不了这个事,我真的没有办法。

主持人:因为你也做过记者,也写过诗。在这些行业,您做过的这些工作里,您比较喜欢哪一种?

巫昂:写诗本身是一种创作,干每一行的都能做。

主持人:您好像是14岁就被誉为是天才?

巫昂:应该是20出头,读研究生的时候。那会儿还没那么早出道。

主持人:咱们的访谈还是针对这本书里的一些内容。我也摘录了一些网友的情绪或者说现在两性方面情感的一些问题,可以在这里做一些案例分析的一个讨论。比如说,有些女孩子就觉得,可能这个男朋友只想跟我做朋友,但不想结婚,一般遇到这样的问题,您的看法是怎样的?

巫昂:我会根据她的细节来分析,因为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一对恋人是相似的,他们的状况和彼此的感受。而且外人去说,就像很八卦的谈论别人的隐私,我会根据她的这种具体的状况,如果这个男的不想结婚,那就先不结,你能把他怎么样,在这个时代。其实很多女孩都把结婚看得太重要了。

主持人:其实结婚有的时候可能是对爱情或者是对感情的一种没有安全感,所以才需要婚姻。

巫昂:我觉得,婚姻在现在已经没有以前扮演那么重要的角色了,以前的妇女为什么要结婚?很大程度上是希望有人养着,或者是在经济上有依靠,生个小孩,名正言顺的,所谓的名分。现在这个时候,比如在城市里头,像我们这样的女的,基本上都可以养活自己,最起码的经济上的支持是有的。所以,我认为结婚很难有经济上的意义,至少在都市上,那个比例越来越低。当然两个人结合,如果那个男的挣的多一点,可以生活得更好一点。但是我想,结婚最重要的还是有人陪,每天都有一个人跟你一起生活。

主持人:同居也可以。

巫昂:就很奇怪很多人谈到父母还会干预,双方父母撮合着赶紧结了,可能是为了上一代。还有的女孩爱攀比,比如自己几个女朋友都结婚了,有小孩了什么的。总归早晚得做这件事。

主持人:有没有哪些人在你看来是不适合结婚的?

巫昂:像我是属于还没有正儿八经结过婚的,我觉得我不适合去跟别人说,你该不该结或者是可不可以。好像应该结完了才知道这里面是怎么滋味,生完孩子你才知道孩子对你是什么意义。很多事情你没有经历过,你是不知道自己到底,也许之前说,我要玩一辈子那种人反而很适合结婚。

主持人:现在社会节奏比较快,大家男女双方可能都在工作,包括接触的人都越来越多,或者是对感情的不信任,不稳定。

巫昂:那就要怪你们QQ了。我想现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家太容易认识陌生人了。在我们十几岁或者是上初中的时候,你要认识到一个陌生的异性很困难,除了同班同学,如果是完全没关系的,你从很远的地方怎么把他揪出来就很难,但是现在您随便参加一个交友的俱乐部,白领有八分钟约会,像有网友聚会,甚至随便加入一个什么群,陌生们随手可得那种。大家都很容易认识一个新的人,也很容易对新人产生情感期待。如果你对现实生活中旁边的你不是很满意的话,我把他扔掉,可能下一分钟就可能找到一个新的,而且不亚于他。

主持人:等于您把出轨的最终的根源就是说,现在大家的社交都非常广泛,选择更多。

巫昂:我觉得你只要有最基本的社交能力,你的基本条件还凑合,就不是那么对不起市容,大体上都还是可以认识到很多新的人,你也可以跟他们有很深入的交流,因为交流的方式也很多,像QQ。所有的方式你都随手可得。

主持人:去跟任何一个陌生人交流。

巫昂:而且可以聊得很深入,只要你有这个机会,有这个条件的话。

主持人:你有没有经常使我们的QQ?

巫昂:我最近用了一下,我觉得,那个传图片挺好的。

主持人:有没有聊天?

巫昂:没有。一般人说加我,因为我那个号码从来没有给过朋友,除了身边几个很近的工作关系,绝对是陌生人。然后他也不知道我怎么回事,我最近的QQ叫巫昂,以前我叫别的名字。不是我老掉了,而是我不希望有人加我。如果他知道我是谁,因为我的博客上留了我的MSN,我相信他知道我是谁,那么我们有最基本的信任度再去聊会好一点。而且好像很多东西都是希望怎么样的。

主持人:目的性很强。

巫昂:那还有什么惊喜吗?不就是那件事吗。

主持人:你怎么看待现在都市很多男孩和女孩是为了结婚而结婚?就是觉得我可能到了年龄了,我该结婚了。

巫昂:人结婚一定会有一个目的。像以前为了房子结婚,我觉得那也很好,如果结婚真的可以得到房子,因为你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得到,你也买不起。现在这种时代,包括相亲,我最近知道很多那种例子,我觉得也很好,如果这个女孩身边怎么着都找不着一个特别舒服的,那她通过这种形式也许可以。

主持人:但是会不会这样很淡化感情。因为我周围也认识一些女孩子,可能第一面是认识,第二面就是双方父母家长见面,第三面就是去领证了,就三面。

巫昂:我觉得她自己选择的生活,谁也没有权去干预或者是过多的评论。因为那些为了爱情目的结婚的人,其实也未必过得都很好。因为两个人特别在乎其实也未必适合每天在一起。

主持人:有没有网友或者是读者会给你写信说,我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?我现在是该结婚还是不结婚?

巫昂:这种情况非常多,跟那种该不该离的状况也很多。婚姻是人生就是可以排名前五位的。

主持人:您觉得排名前五位的应该是什么?

巫昂:婚姻肯定是一个,然后小孩,对女人来说,然后就是父母。然后所处的国家挺重要的,你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里头决定了你所有的生活。

主持人:如果您选择的话,您觉得哪个国家更适合?

巫昂:我已经非常喜欢中国了,我觉得现在没有哪个国家能让我想要去那儿定居或者是什么。

主持人:为什么?实际上很多人在抱怨中国。比如说北京空气不好。

巫昂:我特别不喜欢抱怨,不单是情感,包括工作,我经常会跟身边的人说,你做不好,意思是你永远在当下的生活里过不好的话,你不可能想要说,我移民到加拿大,我就会很幸福,这是做不到的。

主持人:您比较看重主观性的东西。

巫昂:你现在为这个事付出努力去做什么的。

主持人:我对这个书看了一遍,其中一个故事是讲《爱情备胎》的,讲一个男孩子很喜欢一个女孩子的,这个女孩子当时有男朋友,然后答应他做这个女孩子的一个朋友,在这个女孩跟她的男朋友分手以后,他觉得他有机会了,结果他也没有说什么。突然这个女孩有一天告诉他,我有男朋友。这个男孩突然明白了,原来我是她的一个爱情备用胎。您怎么看这个故事?

巫昂:我大体上认为他活该。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只能胜任这个角色。因为人的性格,你在见第一面的时候,你那种忍着不说,一直都不说,若干年以后也不说,就算对方有男友那又怎样。

主持人:因为我是仔细看了一遍,那个女孩子的男友恰好是他最好的一个朋友。

巫昂:我觉得这种一直忍着,一直忍下去,觉得特别可怜。

主持人:那你怎么看待现代生活中这种第四类情感?像他可能还是在抱怨,他并不是为了第四类情感,他其实是希望和这个女孩在一起的,只是成为这样的角色,他是不愿意的。但是现实生活中很多男女很愿意第四类情感,除了老公和男朋友以外。第三者可能还有一些暧昧情绪在里面。第四者是纯属一种灵魂的沟通。

巫昂:大体上我不太信任这种东西,很困难的。要么是热恋、一见钟情,要么就是真的生活在一起,而且在一起呆了很久。我觉得这是看得见、摸得着的。我只会信任这两种东西是所谓的男女的感情,至于那种看着有,又好像没有,两个人吊来吊去的。假如你有足够的勇气,你把它突破掉。

主持人:男女之间有没有真正的友情?或者说它的条件是什么?

巫昂:如果其中一个人,我对友情的信任,我觉得,患难之交是最可靠的,如果其中一个人真的遇到了麻烦,然后另外一个为他真的付出了很大的代价,我相信他们之间是真有友情的。如果时不时的喝个茶,吃个饭那种友情,那跟别的网友聚会没有什么区别。

主持人:但是太平盛世,很少会有多么多么困难的情况,也许有?

巫昂:我刚才又看了一遍《泰坦尼克号》,一个路人怎么会为了一个女的,可能这两个人之间的纽带是不是足够强,在某一个时刻会避嫌出来?

主持人:那这个和爱情有没有什么区分?可能你认为是友情,但是那个男孩子也是很隐忍的。

巫昂:友不友情也无所谓了,如果真的能转成爱情,或者是没有感情也能生活到一块儿。我其实对这个问题的界线也不会那么清晰。刚才说,为什么非得有感情才能结婚,其实没有感情也结婚的人挺多的。

主持人:不要过多的要求其他人,你要明白自己需要的是什么。

巫昂:你的性格决定你做不出来那个忍性上,真的没有办法找了一个很合适的结婚对象的人,你还能怎么样呢?你可以把你的精力放在别的上面,你不一定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这上面。

主持人:聊到现在,我深深的感觉,巫老师其实是一个很放松的人,对很多事情不是很较真。我同意您的那些看法,其实遇到特别多感情问题的时候,这个人一定是很较真的一个人,这个还是一个性格的问题,我觉得。

巫昂:最重要的还是态度,就是当时你想要的一个什么样的态度,比如说很多人刚失恋的时候肯定是痛不欲生的。我觉得,两个礼拜以后基本上都能好。看你是什么性格?如果你的性格很难办的话,可能一辈子都好不了。

主持人:难怪你回答一些问题都是跳出来说一些观点。我觉得从您个人观点来讲,你可能不是特别在意这种感情用什么方式疏解,而是你自己的一个态度,自己的一个看法。

巫昂:我刚刚回答了一个问题,那个女的也是一个读者,她甚至跟我本人都联系上了,我说你不要用MSN,干脆写一封信,她真的写了一个信,她就是一个离婚带着小孩,然后她想跟另外一个男的在一起,这个男的在婚姻的状态里面是第三者。然后就很麻烦,很困难。她就很在意两个概念,一个是我是一个离异单亲妈妈,第二是,我是一个第三者。我回答的方式就会比较特别,我说你现在在耗着,等那个男的离婚,你就等吧!等的过程中很难熬,如果有钱的话,可以旅行。你到大海里面看一下,所有的鱼都是单亲妈妈带着小孩,所有人都会这种状态,所有人都会第三者,因为谁也不知道谁对上了上。她一下子就会释然,这个问题我不能用别人的眼光看我自己身上的问题。

主持人:其实这个问题很在意。

巫昂:单身妈妈或者是离异父母。很多离完婚的女的真的自卑到没办法讲了。好像是时代已经抛弃她了,把她所有的能耐都剥夺光了。

主持人:像这种还是属于像一开始我问您的,当代人情感最核心的问题,还是没有安全感。

巫昂:比如说30多岁的女人在决定要不要离婚的时候,她会把离完婚以后自己的处境想得特别不好。因为我离婚去哪儿,广阔的婚姻市场,我以后没有什么价值了,没有人会来找我了。

主持人:在这方面,女性的不安全感会更多一些。

巫昂:特别是过完30多岁以后,她可能会是这样。

主持人:我前一段跟一个朋友聊,他是一个男孩子,我说女孩子好像是更吃亏一些。因为现在我们一样要工作,我们也是自己养自己。可是到了27、8,30岁以后的女孩子,无论是结过婚还是没有结婚的女孩子,其实市场都没有男孩子好。

巫昂:我觉得在情感问题上,女人身上的问题会更多一点。比如说她会觉得对方理所应当的为自己买单,买一切的单,包括你终身卖给他,买一辈子单。

主持人:后来这个男孩子是怎么回答我的?他说其实是公平的,因为女生应该是从16、7岁开始她的行情就比男孩子好。她16、7岁比同龄的男孩子选择多很多,所以这个很公平的。

巫昂:你在青春期都很招摇过,也很吸引异性。包括结了婚的女人其实没有任何魅力可言,她真的放弃了所有可能产生魅力值的东西,不动脑子了,不工作了。你观察一下公司里头这样年龄段的女的,她们脑子里想得很简单,就是小孩,就是家庭,对其他所有的事物都不关心。你跟她谈话觉得很无聊,真的没什么聊头。我想这样的男的跟她生活在一起,有什么乐趣呢?所以你要替她丈夫想一想,他得到什么。

主持人:就像刚才巫老师说的,与其抱怨自己的状态,不如时时让自己过得好一点,充实一点。

巫昂:最起码自己是一个完整的人,你才有条件和资格去要求别人对你怎么样。

主持人:您对众多爱情问题的一个态度是什么?其实现在已经很明朗化了,主要还是自身的一个条件。

巫昂:其实这个发自内心的让我自己非常好,感觉。是非常不容易,真的是太容易为一些概念,比如说别人把你纳入单亲妈妈或者是离过婚的,或者是被抛弃的,你真的就在那个章里头过下去。

主持人:谢谢巫老师来到我们QQ聊天室,如果有感情问题的话,也可以登陆巫老师在我们QQ开的博客向你提问。谢谢巫老师!

巫昂:谢谢!

关闭页面
 
发表评论 现在已有0人发表评论,查看所评论
标 题
正 文
 
请您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!!!
图书连载
新书抢先阅读
本版编辑请留言
 
关于我们 | 免责条款 | 注册协议 | 招聘信息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论坛

主办单位:中国互优网 咨询电话:010-81613417 010- 85978733 传真:010- 85978733 转8004 email:huyou868@sina.com; 网络客服:
中国互优网合作群 69803215 ,中国互优网作者群 88171617 ,中国互优网讨论群 54405603
网站导航: 新闻频道、读书频道、商 城、原创频道、短篇频道 关键字: 图书出版,原创小说,草根文学,书业营销,版权征稿

隐私保护  中国互优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0701229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