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互优网首页 | 新闻频道 | 读书频道 | 商城 | 原创频道 | 短篇频道 | 网站论坛 设为首页 | 加为收藏
出版
收藏好书 发表原创  
    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海外书情 > << 返回上一页

十五个被高估的美国当代作家
时间:2010-09-07 来源:《中华读书报》
【字号 】  

  赢得文学大奖的作家就是最好的作家吗?怎样才能知道他们并非后人不识的庸才?得州小说家、诗人和评论家阿尼斯·什瓦尼(Anis Shivani)8月7日刊长文于聚合式网络杂志《赫芬顿邮报》(huff鄄ingtonpost.com)时说,今天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殊为不易,因为美国已无慧眼识珠、沙里淘金的大评论家,学院派的理论家们则看不起小说家,不仅认为自己的大著要比被他们解构的文学作品更高贵,更对当代文学毫无兴趣,所以评论界充斥着劣质书评家,自甘为出版巨头们做吹捧工具,嚷嚷着:皇帝确实穿着新衣。

  什先生开列了15位被高估的美国当代作家,并附短评,用语虽猛烈,但并非没有我们平时难得一闻的洞见,因此摘要编号转写如下,每人略加简介,文末附有什先生对庸俗作品的定义:

  (15)威廉·弗尔曼(William T.Vollmann),2005年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。什先生认为他专长于妓女和春宫,乃三流品钦,不顾一切地要以数量而非质量博出位,其小说动辄千页,《举起举落》更长达七卷,共3352页。维京书局的编辑保罗·斯洛法克曾可怜巴巴地求他删掉部分文字,却收到弗尔曼的回信:“我确信有机会赢得诺贝尔奖……我相信此书可与(爱德华·)吉本比肩……终将被归入伟大经典作品之列。”

  (14)谭恩美(Amy Tan),专长于妈妈、女儿和脏衣服,时常夹杂汉语词汇,如“心理分析文章只会让你hulihudu,让你眼前一片heimongmong”。谭女士貌似声张多元文化主义,实则扁平化了政治与历史,私人化了少数族裔被同化的恐惧与焦虑,不仅令排外的美国保守派政客们甚感宽慰,也忽悠着不明就里的美国读者,仿佛自己真的借此对亚洲文化多了几分理解。

  (13)约翰·阿什伯里(John Ashbery),大诗人,普利策奖、国家图书奖和全国书评人协会奖得主。20世纪后期美国诗歌的自我封闭,囿于个人小小感受而无力自拔的现状,当以阿什伯里为罪魁祸首。他在诗中展示自己懵懂的性欲,将后现代的异化结合于所谓思想的喧嚣,让现实沦为并止于语言。自从《凸镜中的自画像》(1975),他始终在拙劣地模仿自己。

  (12)玛丽·奥利弗(Mary Oliver),普利策奖和国家图书奖得主。“自然派”名家,美国最畅销的诗人之一,作品千篇一律,无非是时间,动物,坐着,观察,然后悟了。例如:早上5点,负鼠,后院,碎裂,它跑了;或:下午3点,猫咪,田野,何其真实,平静。奥利弗女士一年出一本诗集,其内容皆可互换。她根本不配与爱默生相提并论,两者之间的距离,就好比斯蒂芬·金与梅尔维尔一样遥不可及。

  (11)海伦·文德勒(Helen Vendler),著名的诗歌评论家,美国政府人文领域最高奖———2004年国家人文基金奖的得主。什瓦尼说她是美国最平庸的批评家。新批评派的元老们还算有想像力,但文德勒对形式与结构的“分析”则完全扼杀了作品的诗意。解构理论消灭了人文主义的批评,让文德勒这样没人味儿的庸才轻易占据了学术高位。

  (10)安东尼娅·纳尔逊(Antonya Nelson),小说家,1999年被《纽约客》选入“今日美国青年作家20杰”。她以一句三条隐喻的诗风,雕琢个人最最细小的感受,以此反映美国家庭生活的失序。其笔下只有酗酒者、嗜药者、吸毒者、通奸者和乱伦者。纳尔逊女士是个无趣的女匠人,从不直面现实,从不涉及历史或政治。

  (9)莎伦·奥尔兹(Sharon Olds),艾略特诗歌奖和全国书评人协会奖得主,前纽约州桂冠诗人。自1980年起,奥尔兹女士始终如一,以一种血淋淋的、中世纪的风格抒写女性身体和有裸露癖的父亲,其诗作证明了20世纪70年代以降的女权主义如何正在自我鞭尸。全美国的学院派女诗人们在一种受虐狂的心态中,奉奥尔兹为神明,因为她们认为,奥姐姐解放了她们,让她们能够直书那些禁忌的主题。

  (8)乔丽·格雷厄姆(Jorie Graham),1996年普利策诗歌奖得主,美国诗院前院长。她将自己想像为当代大哲,维特根斯坦的传人,但她那些抽象的、伪哲学的、过于自重的、无中心的长句子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,杂志和图书的版式设计人员往往被她疯狂的大长句搞得心烦意乱。近几年来,她对语言哲学的追求已让其诗作日益变得不可卒读。她的前辈是阿什伯里,她最大的鼓吹者正是海伦·文德勒。

  (7)乔纳森·萨弗兰·福尔(Jonathan Safran Foer),大受追捧的青年小说家,耶鲁大学写作课客座教授。所有这些被高估的作家都有一套蒙人的把戏,福尔尤擅此道,他是把戏套把戏,见风使舵,什么题材热就赶紧去披什么外衣。他以多元文化主义小说出道,再以时髦的后9·11主题掘金,可惜此人全无文学创新能力,只会亦步亦趋,步别人的后尘。

  (6)茱帕·拉希丽(Jhumpa Lahiri),近年来最红最火的青年女作家,包括普利策奖在内,获奖无数。什先生认为拉女士是这份名单中唯一有可读性的作家。她以其不变的孟加拉知识移民主题,攀上了文学精英的金字塔尖,但从此固守这一利益丰厚的小生境,再不跨出半步。以拉希丽如此天分,广阔天地,本来大有作为,可惜止于谨小慎微。

  (5)朱诺·迪亚斯(JunotDíaz),2008年普利策奖和全国书评人协会奖得主。常言道慢工出细活,可惜迪亚斯让人等了11年的长篇大作《奥斯卡·瓦奥短暂而奇妙的一生》不过是此前短篇故事的拉长版,没有语言节奏,只是将散乱的句子串在一起,直到串够一本书的长度。小说里的多米尼加人通通只想一件事:性交。呆瓜主人公奥斯卡一心找人破掉自己的处男身,这几乎就是故事的全部。他以虚假的动力和狂躁的音调描述一切,最后被人打死了,这令人挠墙的小说也就此莫名其妙地结束。也许有朝一日,迪亚斯除了呆瓜寻欢,还能用不那么幼稚的语言写点别的,不过我们可能要再等11年。

  (4)路易丝·格吕克(Louise Glück),1993年普利策诗歌奖得主,前任美国桂冠诗人。她或许是庸才当道的最佳范例,亦与莎伦·奥尔兹一起,印证着美国女权主义的极度衰亡。她以对西尔维娅·普拉斯毫无生机的仿效出道,最终却由普拉斯愤怒的自白转向纯粹的家长里短,在琐事上故作忧愁,却对生死漠然视之。她单调的节奏往往被某些糊涂虫评论家误以为大度从容,实乃感情死亡后的心智麻痹。

  (3)迈克尔·坎宁安(Michael Cunningham),1999年普利策小说奖得主。他借用弗吉尼娅·伍尔夫《达洛维夫人》写成的《时时刻刻》,实将伍女士的小说杰作降格为平庸的当代微尘,再次证明了今天要想成为成功的小说家,你只需东拼西凑,上忽下悠。

  (2)比利·柯林斯(Billy Collins),前任美国桂冠诗人。在美国那些强颜忧愁的皇家诗人们面前,柯林斯就像个宫廷小丑,老大不小,还要卖弄天真:“要是走过大西洋又会感觉怎样?”别人空洞的阴暗映衬着柯林斯空洞的童真。20年来,他就是用此类屡试不爽的小把戏,精心打造其诗歌糖果的品牌,果然成为最畅销的美国诗人之一。

  (1)角谷美智子(Michiko Kakutani),《纽约时报》头牌书评人。什瓦尼认定她是庸才总头,“地球上最糟糕的书评家。”角谷女士对小说好坏只有一条判断标准:是否合乎她建立在20世纪中期写实小说之上的观念。她只有朴素现实主义一个模具,所以别想跟她玩后现代那一套,她一概不认。如果她喜欢哪本书,你最好像见鬼一样远远躲开,那必定是一本平庸之作。碰到她不喜欢的,你倒是可以考虑买来读读。如果她恨透了某本书,哇塞,你一定要立刻飞奔到书店,抢一本先!在角谷女士眼里,但凡好书不是契诃夫式的,就是詹姆斯式的,不是福斯特式的,就是厄普代克式的———她对这一套门清,只在书评里来回比较,拿作家新作跟其旧作比,跟所评作品全无干系的经典比,除了这些,她什么也说不出来。世界上最大的脑残庸人主义传播者之一就这样占据着《纽约时报》首席书评人的高位。

  最后,我们有必要回过头来,看看什瓦尼对平庸之作的定义:

  “如果我们不识劣作,也便识不得佳作。”什先生写道,“劣作的特点是云山雾罩,自耀,自恋,缺少道德核心,以及文体凌驾于内容之上。佳作恰恰相反。劣作将注意力引向作者自身。此类作家背叛了现代主义的遗产,更不必说后现代主义。人终有一死令他们如坐针毡。他们对当今的重大主题保持沉默。他们渴望与政治毫无关系,他们功成名就。”

关闭页面
 
发表评论 现在已有0人发表评论,查看所评论
标 题
正 文
 
请您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!!!
图书连载
新书抢先阅读
本版编辑请留言
 
关于我们 | 免责条款 | 注册协议 | 招聘信息 | 广告业务 | 联系我们 | 本站论坛

主办单位:中国互优网 咨询电话:010-81613417 010- 85978733 传真:010- 85978733 转8004 email:huyou868@sina.com; 网络客服:
中国互优网合作群 69803215 ,中国互优网作者群 88171617 ,中国互优网讨论群 54405603
网站导航: 新闻频道、读书频道、商 城、原创频道、短篇频道 关键字: 图书出版,原创小说,草根文学,书业营销,版权征稿

隐私保护  中国互优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07012292号